幸运28技巧,幸运28评测,幸运28官网 > 数理科学 >

周向宇(陈嘉庚数理科学奖获得者):“板凳”不冷 乐趣无穷

  因为“多复变中若干问题的解决”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周向宇研究员,获得了2016年度陈嘉庚数理科学奖。“多复变与复几何是现代数学的一个重要前沿方向,与数学的其他方向都有很紧密的联系。”周向宇说,中国多复变是由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先生在20世纪50年代初开创的方向,是中国数学家实现的重大基础性突破。习总书记在2014年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将“多复变”与“两弹一星”等一道列为新中国的科学成就。“中国科学院在这一方向上学脉相承,我的老师陆启铿先生师承华先生,做出了很多杰出工作。如果说

  因为“多复变中若干问题的解决”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周向宇研究员,获得了2016年度陈嘉庚数理科学奖。“多复变与复几何是现代数学的一个重要前沿方向,与数学的其他方向都有很紧密的联系。”周向宇说,中国多复变是由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先生在20世纪50年代初开创的方向,是中国数学家实现的重大基础性突破。习总书记在2014年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将“多复变”与“两弹一星”等一道列为新中国的科学成就。“中国科学院在这一方向上学脉相承,我的老师陆启铿先生师承华先生,做出了很多杰出工作。如果说我取得了一点成绩,首先离不开前人的积累”。

  原创性理论不是凭空出现的,是多年积累后质的飞跃。其间,或许要坐多年“冷板凳”。但周向宇不觉得“冷”,他很喜欢一句古语:探赜索隐,钩深致远。“很多人说数学单调、枯燥,但在我看来,数学家就是在探赜索隐,追寻大自然潜藏极深的奥秘。这其中乐趣无穷”。

  因为这份乐趣,周向宇做了不少在别人看来“很傻”的事。当年报考中科院数学所时,曾有人劝他换个方向——多复变既要知识面广又要钻研得精深,“当时年轻,想着要学就学最难的,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多复变”。

  1990年,他又做了一个“很傻”的决定,选择去俄罗斯科学院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留学。“那时俄罗斯的生活条件不太好,我同学说我傻,奇怪我为什么不去美国,还能挣点钱。”周向宇回忆道,“我这人对生活没什么要求,吃饱穿暖就行。我之所以选择那里,是因为那个研究所的实力很强,学术氛围浓郁、激励人,也有我感兴趣的题目,能让我真的学到东西。现在回头看,那段时间对我的学术研究有非常大的影响,我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。”

  周向宇说,获得陈嘉庚数理科学奖是荣誉,更是鞭策和动力。“我2013年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,通知我的时候我正在家里炒菜。当时家人开玩笑说‘快尝尝院士炒菜是什么滋味’,我孩子尝了尝说‘跟以前差不多’。童言最真,其中道理却不简单,对我是种警醒。我这次得奖的感受也是如此:奖励和荣誉只能代表过去,未来一样要潜心研究。”

  现在周向宇每天都很忙,他不仅要做科研、带研究生,还要给中国科学院大学的本科生上课。他教给学生们的不仅仅是知识,更是中国科学家代代传承的精神和品格:“我希望我的学生们能‘坐得住’,能把自己的科研放在国际视野中,用国际标准来衡量学术水平。只有这样,中国才能提升自主创新能力,才能涌现出更多国际一流的人才和成果。”